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七十年代纪事 > 388 徐五番外三

388 徐五番外三

徐五

我叫徐五,噢,不是,我现在叫徐王政,这个名字是我自己给自己起的,姐姐说我的名字的意思是,希望和秦王一样做天下第一人,其实她错了,我是想像秦王一样残忍,谁欠我的,我就让他加倍来还!

关中的槐树村,是我出生的地方,我老娘生下我后,难产死了,全村的人说我命硬,被我娘怀着的时候就克死了我爹,等我生下来就克死了我娘。81中』Ω文网┡.81

于是我被接到了小叔叔家里。

这些人简直畜生不如,原本我倒没觉得他们这样做有多过份,没有吃,没有穿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可是有了对比之后我才惊觉,原来我过的日子牲口都不如啊。

那年我十岁,还没过完年,大年下里,小叔家的女儿结婚,家里杀了一头猪,我一个人把整头猪都收拾了出来,还有那些大肠,心肺肝都洗干净,五桌酒席我连块肉都没吃到,其实这样我也觉得没啥,这家人向来就这样,能吃块黑馍我已经很高兴了。

没想到的是,小叔家最小的女儿把一块猪肺扔在了地上,我吞咽了下口水,看她离开的时候我就悄悄捡起来吃掉了,可是我刚吃到嘴里的时候就听到小叔家的小女儿尖叫的喊了起来,我不明所以,可是听到喊话的内容我就蒙了,她喊道:“啊,阿爸,徐五抢我的肉吃!”

然后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是无用的,他们一家毒打了我一顿。

那次打的很厉害,小婶子和小叔嘀咕了一阵子就让大表哥拖着我去了河坝边上,竟然把我扔在了河里,冰冷的河水,我瞬间就感觉我这次死定了。

也许是老天爷可怜我吧,再次醒来我竟然穿的暖烘烘的躺在一个火炕上,还有一个仙女在旁边看着我,我吓坏了。

后来我才知道她叫李香露,她不是仙女,她是个人,是个好人。

在李家村的日子,我感觉赛过神仙,我每天依旧干些活,却吃的饱饱的,穿的暖暖的,仙女姐姐还教我念书。

我感觉这日子和做梦一样,我总感觉它会醒来,然后我就会又回到以前那个地狱一样的日子里去。

果不其然,两个月后,他们找来了。

我的小叔和小婶子,他们找来不是为了让我回去,而是想让李爷爷收养我,然后给他们钱和粮食。

仙女姐姐,她很担心,她悄悄的告诉我,先回去,她会想办法把我接回来的,还给了我五斤的粮票和二十块钱。

我当时就惊呆了,我知道钱的,我和他们一起去过县城看病,一个肉包子才五分钱,听说县里的工人一个月才十几块,她就给了我二十块钱,我把这笔钱紧紧的握在里了手心里。

可是我刚回去就遭到了他们的毒打,他们要脱了我身上姐姐给我的棉衣棉裤,我这次狠,谁要是敢动我,我就和谁玩命,终于小叔和小婶好像怕了,他们骂骂咧咧把我赶到了放柴火的房里。

我找地方先把钱藏好了,不知道怎么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这次回来怕是凶多吉少,我不敢睡的太死,终于两天后我在那两人的窗户下面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。

这两夫妻竟然想把我弄死和河沿对面的人家配冥婚。

配冥婚当然是死了配了,活着怎么配啊。

我笑了,我笑的很开心,我终于没有理由再留在这里了,我打算要离开,只不过我不打算让这些人好过。

我开始偷偷的在村里各家各户偷吃的,把一个村子弄得鸡飞狗跳的,只不过没有人知道是我偷了吃的。

偷来的所有粮食我都攒起来,终于在她们要动手的前一晚,我先打晕了小婶,然后把她绑了起来,然后再故意把小叔也引了过来,然后又把他也打晕了。

只不过小叔毕竟是个成年的男人了,我力气有限,受了点伤,我给他们每人一镰刀,先收点利息,我怕我万一把人杀了,到时候我逃不掉怎么办。

杀了这家人所有的鸡鸭鹅,然后把猪羊这些牲口全部赶到了柴房里,一把火就烧掉了。

看着燃烧的火苗,我带着我仅有的一些东西离开了。

原本我想回去看一眼她的,可是我怕因此连累了她,所以我还是离开了。

没想到,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,我到了县城刚刚天明,我带的那些干粮刚到县城就看到供销社门口停着辆车,在往里面装东西。

我想起来了,姐姐曾经说过,这些货车一般都是把一些工业品拉到县城,然后从县城把农副食品再拉到大城市里,于是我在工人上货的途中悄悄的上了车。

我藏在一堆土豆中间和货车出了。

我不知道这是要去那里,但是我知道无论我去那里,都比在那个地狱要好,姐姐说过外面的天空很广阔,我要去看看。

整整过了三天,我身上的所有食物所剩无几的时候,车子终于停了下来,我赶紧藏好,乘着他们搬运货物的时候我下了车子。

这个地方和老家一点也不一样,太奇怪了,这里的房子建的好高啊,也好漂亮,比镇上的青砖大瓦房可漂亮多了。

终于我知道这是那里了,原来这里是上海。

上海是好,可是等我手里仅有的一点粮票用完之后,就不好了,这个年代那里的粮食都金贵,我实在没辙了就和一群野孩子到处捡东西换点吃的,就这样硬生生的坚持了半年,可是冬天来了。

上海的冬天和老家的不一样,湿冷湿冷的,感觉骨头里都是寒气,我身上没有棉衣,每天捡的东西少多了,不过却没有人敢抢我的东西。

因为有一次,我和一群野孩子打了一架,我不怕死的狠样子,让他们害怕了。

天越来越冷,街上的人都大包小包的,我感觉应该快过年了,我给自己找了个桥洞子下打算过冬,我想如果我能熬过这个冬天,我一定回去找姐姐。

可是我等来的却是一次改变一生的地狱试炼。

在一个清早,我再次醒来的时候,我出现在了一个铁笼子里,不仅仅是我,还有和我一般年纪大小的孩子,笼子上蒙着黑布,分不清楚昼夜。

一开始大家都很恐慌,不停的有人哭泣,尖叫,不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在上面投递食物,于是我们就抢着吃,因为食物不多。

可是十几个人,扔下来的食物仅仅只够七八个人的量,也就说,你抢不到,就要挨饿,饿的久了就会死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