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43章 奇怪吧

第1043章奇怪吧

“怎么样了?”应寒问。

欣儿摇头:“还是老样子。”

她其实很失落,也很自责,当年施落中毒的时候她就知道,她还信誓旦旦的说要救施落,可是直到现在,她都没能救得了,应寒像是知道她心中所想,安慰道:“这不是你的错。”

欣儿摇摇头:“我常常在想,大姐姐自己是愿意干干净净的死去,还是愿意这样活着,她在梦里到底在经历着什么……”

欣儿舒了口气:“或许我就不该听轩辕策的。”

应寒见她神情低落,伸手将她抱在怀中,安慰:“这不是你的错,你也是想要施落活着,再说了,这是卫琮曦同意的,可见对他来说,施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,而且……”

应寒笑道:“你怎么知道你大姐姐在梦里过的不好?她那样的人在哪里都应该活的很好才是。”

应寒的话起了作用,欣儿也不是磨磨唧唧多愁善感的人,她振作精神道:“你说的没错,只要大姐姐现在还活着,她就有醒过来的可能。”

欣儿吩咐车夫走另一条路,应寒诧异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欣儿道:“我要去找钟岁言,问问他有没有办法。”

应寒“……”

他有点头疼,因为钟岁言和欣儿像一对冤家。

苏家离这里有点远,欣儿在路上睡着了,等她醒来的时候,已经到了苏府。

欣儿来过好多次了,她是不喜欢钟岁言,可是当年的事情是她师父做的不好,她没有怪钟岁言的理由,而且为了大姐姐,她愿意和这个神经病接触。

欣儿进来的时候钟岁言正蹲在地上盯着什么看,欣儿走到他身边,看到他面前坛子里放的那一堆玩意儿,顿时觉得头皮有点麻。

“你还养蛊?”欣儿问。

钟岁言头都没抬:“你来干什么?”

欣儿没回答他,而是道:“你这些蛊虫看着不怎么样,丑的很。”

钟岁言翻了个白眼:“你懂什么,这东西我养了很多年了,它最听我的话,养凶残的蛊虫是用来害人的,我养的不同,我的是用来救人的。”

欣儿盯着那些蛊虫看了一会儿道:“你这蛊虫有什么用?”

钟岁言道:“轩辕璟知道吧?死在金国那个?”

欣儿知道,便点点头。

钟岁言说:“我当时就在想,他脑子里的东西太小,做手术的话,太麻烦,稍有不慎还会弄瞎他,所以我就想着让这个蛊虫进去吃掉那些东西。”

欣儿想了想道:“理论上也不是不可以,可你怎么保证这家伙不会将脑子吃掉?东西进了脑子,本身就沾了皮肉,万一这小东西多吃一口,轩辕璟就死定了,而且,人体温度也不同,环境也不一样,所以还是很危险的。”

“我在死人身上做过试验,也在活的兔子身上做过,都成功了。”

欣儿还是觉得不靠谱,太异想天开。

钟岁言说:“你说卫琮曦会不会同意我拿施落做实验…”

欣儿连忙摇头:“不想死你可以试试,不管成不成功,大姐夫大概都会弄死你。”

她又说:“况且,大姐姐现在是昏迷,那个芯片是我植入的,它对大姐姐有用,能让她活下去,我们不会取出来,我们只要找到轩辕策断开联系,大姐姐就能醒过来。”

钟岁言将他的蛊虫收起来,看了欣儿一眼:“天真。”